"No I won't be afraid, oh I won't be afraid

Just as long as you stand, stand by me"


一个JayTim短打,未来捏造BE注意

请原谅我的小学生文笔

来自前几天做的一个梦


“我们在一起的时候仿佛拥有全世界……但是到最后总会变成互相伤害。”

提姆通红的眼睛从杯子的液面上收回目光,带着悲哀的微笑和更多杰森不愿细想的情感直直地看向他眼睛深处。仿佛多年前某间安全屋里的那个梦幻般的温情时刻他还记得。杰森屏住了呼吸。

“别告诉小鬼们,嘘。”长久的沉默过后,提姆做了个鬼脸,那副表情在他脸上看起来蠢死了。

“担心我把你的乖宝宝们也过早地带进酒馆?哦放心吧提姆,要是我敢这么做,愤怒的金发妞会把我撕成碎片。我可不想冒这个险。”

“你已经不再叫我'替代品'或'鸟宝宝'了。”提姆突然没来由得说了这么一句,这让更年长者的一口酒差点呛进气管。一定是酒精的作用,现在的提姆很不正常——

“你很怀念它们?以前我那么叫的时候你可不那么高兴。”杰森揶揄道,再次把玩起了空空的酒杯。

“事实上我还真挺怀念它们的…现在这个老气横秋的你特不习惯。”提姆说这话的时候蓝眼睛闪闪发光。杰森完全跟不上他的节奏,这牛头不对马嘴的对话让他的烦躁值久违的、肉眼可见地飙升。

“你到底想说啥?”杰森低声嘟哝,决定还是把提姆留在他的讨厌鬼名单上。提姆没有理他。

“我很高兴来的人是你……”良久,提姆扔开杯子趴在吧台上,露出一角的瘦削侧脸上挂着傻乎乎的微笑。他的声音越来越轻,最后变成了浅浅的呼吸。


酒吧的背景音乐不知什么时候停了。


tips:对话发生在提姆和史蒂芬离婚之后;此时他已经年过四十;杰森在阿福死后再也没回过庄园;除了达米安之外其他人多数已经从英雄行列退休;梦中的第一人称叙述者是迪克,他比两个弟弟活得都要久




醒来之后特别难过地用手机记梗,我就不该在睡前看《草叶集》的那几章

对于我这样头脑简单的智障小孩来说死亡实在不适合作为睡前读物

画磨去棱角的中年的他们真是难得的体验

评论 ( 5 )
热度 ( 59 )